红酒三“玩”破解拉菲迷局

2013-12-10 09:00:35   来源:商界    点击:
11月5日,广州番禺区莲花山港红酒专用码头。数十台起重机来回穿梭,一组组货柜刚从巨轮卸下,旋即送进专用恒温恒湿保税仓,不到10米的超短运输链,让娇贵的红酒免遭烈日暴晒。这个12万平方米的红酒保税仓,却是一...

11月5日,广州番禺区莲花山港红酒专用码头。数十台起重机来回穿梭,一组组货柜刚从巨轮卸下,旋即送进专用恒温恒湿保税仓,不到10米的超短运输链,让娇贵的红酒免遭烈日暴晒。这个12万平方米的红酒保税仓,却是一家公司的自有物业。如此大手笔的背后,究竟是谁在推动?记者联系到恒温恒湿保税仓库业主——广州雅云坊利兹酒窖的总经理王连合。

国内红酒“三宗罪”

红酒作为舶来品,以高端产品形象出现在国内,消费逐年增长,大资本大明星蜂拥介入。迄今为止,中国“土豪”们买下法国二十多个酒庄,总价逾30亿美元。

在澳洲,2012年针对中国的出口商增加了20%;姚明、赵薇等一批名人,在国外也大张旗鼓购买酒庄,红酒庄的中国热情绚丽得发紫。

“面对中国市场这扇大门,红酒仅仅是开了个缝,市场潜力巨大!”隶属广州雅云坊酒业的利兹酒窖,正面向全国推广,王连合对此运筹帷幄。

用王连合的话说,中国红酒正在混乱中疯长。

“一方面,国内红酒投资渠道不通透,产业链条不完善,许多公司连专用仓库都没有,就面向全国建销售体系;其次,消费者认知能力较弱,多数人只认酒标不认酒品,所以假‘拉菲’横行,用分装酒假冒原瓶酒的情况时有发生;再次,红酒投资缺乏交易体系,收藏的葡萄酒貌似升值却有价无市。”王连合痛心疾首,细数国内红酒业“三宗罪。

毋庸置疑,进口红酒消费近几年惊人爆发,促使越来越多的机构和资本融入这个领域。然而时至今日,还没有一家表现突出,行业内无风向标。

“商人逐利的天性,犹如鲨鱼对血的敏感一样,很多人闻到钱腥便想进来,有没有收获则很难说!”王连合判断,短暂的繁荣后可能泥沙俱下,行业洗牌在所难免。

“少数能理解这个系统的人,要么是对系统产生的巨大利润感兴趣,要么产生依赖,他们不会质疑反对;而绝大多数的人,在智力上不足以理解这个系统。”

王连合引用罗斯柴尔德兄弟名言,隐隐透露出利兹酒窖的目标:“打造一个‘小前端、大后方’服务体系,形成‘公司、合作者、消费者’三赢的红酒帝国。”

超级红酒理想国

中国人把红酒当奢侈品,国外却是生活必需品,通过时尚、资本等多级玩法,形成单向产业链条的闭环,从而诞生出一个个延续百年的酒庄、深藏不露的超级富豪、底蕴深远的红酒文化。而“土豪”们的奢侈品,只是用来比拼谁一口喝下的美元更多。

红酒产业诸侯割据,没有完整的产业价值链支撑,王连合的“红酒三玩”应运而生!

让中国人喝到真正的原瓶进口红酒,赢得信赖,获得回报,这是利兹酒窖的第一玩。

借着莲花山港的自有物业,利兹酒窖进行了让业内咋舌的大手笔投资:将12万平方米保税仓整体打造成恒温恒湿酒窖,形成一个超级恒温恒湿大酒庄;再利用自有的300多台专用物流车,将正宗进口红酒发往全国各经销商(加盟商),通过强大的后方支持,实现商业链条上的多赢。

利兹酒窖的雄厚实力,让广州市政府充满信心,批准在莲花山港筹建华南红酒专用码头,撬动更大的红酒市场。

红酒象征品位,品世界名酒亦是“土豪”们最习惯的尊贵生活,于是,产生了利兹酒窖第二玩——品传世名酒。

在世界范围内,名酒并非是普通人耳熟能详的品牌,隐藏在一些百年酒庄的红酒更是经典传世之作。

从17世纪70年代开始,“欧洲之祖”菲利普一世夫人利兹女爵接手法国王室葡萄酒产业,包括位于波尔多的葡萄园及巴黎圣克卢宫的大型酒窖。品尝到利兹女爵珍藏的葡萄酒,成为各国政要无比的荣耀,以致菲利普二世说:“没喝过圣克卢宫酒窖中的利兹葡萄酒,那你就没喝过葡萄酒。”

王连合不仅引进王室典藏的葡萄佳酿,还与专业WSET级品酒师推荐的知名酒庄合作,包括旧世界领域的法国、西班牙,新世界(600628)领域的澳洲、智利等10多个国家,目前形成五大酒庄等100多个名庄、500多个品种原瓶酒。这其中,包括被称为“酒王之王”的罗曼尼康帝,这样价值十万元以上的顶级红酒。

有世界名酒庄的合作,有全国最大的恒温恒湿红酒保税仓,王连合的红酒理想王国已经不再是一个乌托邦式的幻梦。

破解拉菲迷局

仅仅是把全世界顶级红酒,堆砌在超级大的恒温恒湿保税仓库,然后再发送出去,利兹酒窖的手笔虽然够大,但玩法依然不新鲜。

“利兹酒窖这样的珍藏佳酿,为什么不如拉菲名气大?”王连合闪着狡黠的眼光。

拉菲固然是红酒中的佼佼者,但世界名酒不少,为何独独它能让众多人记住?其核心秘诀是:“波尔多交易体系”。

1354年,拉菲酒庄由一名姓拉菲的贵族创园,在14世纪已相当有名气。但真正焕发光彩,还是在1868年的拍卖会上,罗斯柴尔德家族以440万法郎天价中标购得以后。

在罗斯柴尔德家族手里,拉菲从不参与红酒的最下游销售,在尚未装瓶时,所有的酒就已经通过经过长期合作的经纪人面向全世界寻找买家,在经纪人手里的拉菲酒,不仅仅是一种奢侈品,更成为一种资本筹码。

尚在橡木桶中,拉菲期酒就已进入加价环节,300多位经纪人便会在全世界为拉菲寻找实力买家。一瓶拉菲从国外市场到中国消费者手中,涨幅达到200%~300%,这还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所有这些配额量都是绝密的。

最好品质的酒,还要有最顶级的玩法。罗斯柴尔德的启示,让利兹酒窖的红酒产业体系中增加了第三玩:资本玩法。

商业的本质,其实是生活一部分,生活的目的是轻松幸福,玩自然是其中的必备元素。利兹酒窖“红酒三玩”,除了是一种新鲜模式以外,巨资掌控上游的最大好处又是什么?

“国内红酒每年增量高达30%,几乎都是‘喝’掉了,而西方国家购买红酒,40%的家庭都是用来投资。”王连合说。

一份来自英国佳士得的统计显示:排除通胀的影响,红酒投资30年的回报率为37.69倍,超中国古典字画、陶瓷的16倍回报率,远超黄金的1.68倍,钻石的1.49倍;伦敦国际红酒交易所资料显示,名酒50指数仅2010年就上涨了57%,波尔多精品葡萄酒投资收益,远超黄金、原油、股票、古玩及钻石。

2013年,为满足投资需求,利兹酒窖针对合作商,将独家拥有在世界范围内都极其珍稀的一款红酒,以“配额”的形式配给,后续升值潜力巨大。为保证收益,利兹酒窖还制定了最低20%的溢价回购政策。

利兹酒窖将模式建立在投资需求之上,但中国红酒文化和认知度依然跟不上世界趋势。在中国,红酒消费者多属社交型和自我表现型,最关心的是酒标而不是瓶中的酒,更多看重的是品牌,以价格来抬高自己,证明自己属于某一特定的群体。最动心的价值,自然是面子、气氛,一口一杯还觉不过瘾,甚至出现了打开一支“拉菲”对着酒瓶一饮而尽的尴尬情景。

“我们建立的体系,不仅仅是营销模式的解决,更大的或更隐秘的,是它同时搭建了一个多功能的平台,两者相得益彰,这才是真正有价值的网络体系。”王连合对利兹酒窖模式充满自信,在路演过程中就已得到近千万元的销售额和巨额投资关注。

他坦言,这个体系定型后,所适用的领域就远远不止红酒,背后的巨大利益将无法预测!

相关热词搜索:红酒 拉菲

上一篇:白酒业洗牌 五粮液“过冬”
下一篇:白酒行业不景气 水井坊滞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