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装白酒变身牛栏山陈酿二锅头

2012-04-07 00:50:34   来源:新京报    点击:
散装白酒变身牛栏山陈酿二锅头 12月13日,大兴区狼垡一村附近的废品收购站,收购站老板正把回收的酒瓶和瓶盖,按颜色、新旧程度分类装袋。经民警统计,两套房屋里,共有百年牛栏山二锅头20箱、红星二锅头10箱、...

散装白酒变身牛栏山陈酿二锅头

散装白酒变身牛栏山陈酿二锅头

       12月13日,大兴区狼垡一村附近的废品收购站,收购站老板正把回收的酒瓶和瓶盖,按颜色、新旧程度分类装袋。经民警统计,两套房屋里,共有百年牛栏山二锅头20箱、红星二锅头10箱、牛栏山陈酿(白牛二)20箱、散装白酒18桶、空瓶4袋,空纸箱200多个,未来得及灌装的牛栏山陈酿29箱,涉案金额在2万元左右。

       核心提示

       又近年节,亲友聚餐都离不开酒。很多人买高档酒时,总担心买到假的,但却对几元到十几元的低档白酒少了些戒心。

       有市民举报,大兴区狼垡一村一家民房内,夜半经常酒香刺鼻。记者经半个月暗访发现,面包车运进该租户家的是成桶的散装白酒,而租户家往外运的,却变成了成箱的牛栏山陈酿二锅头。

       公安和工商部门对该租户突击检查,发现全套白酒灌装设备。而租户的男主人,为躲避检查不敢回家。

       数百箱疑似假酒,被运到海淀区小营西路贮存,而后流向清河农贸市场等地。

       市场内,便宜近三分之一的假酒每天卖出几百箱,这些没有安全保障的酒,暗藏隐忧。

       初冬的凌晨,月光皎洁。大兴区狼垡一村,一连串声音打破了静谧。

       声音出自一个大院的房间里,玻璃瓶清脆的碰撞声、水流的哗哗声、间或有撕开胶条的刺啦声。

       清晨6点,房间归于平静,但附近的胡同里,总是散着一股浓浓的酒味儿。

       凌晨的酒香,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   “酒香只怕巷子浅”

       住狼垡一村村委会北侧的很多村民,都经常闻到这酒香,但村里村外,没有一家酒品加工厂。

       “俗话说酒香不怕巷子深,但我们村这家,是‘酒香只怕巷子浅’。”一位村民欲说还休;倒是平房租户王正民(化名)一语点破,“有个邻居在屋子里灌装白酒。”

       王正民指的邻居,住在村委会北侧一个胡同的第四个大院。大院两侧的厢房,有多个房间对外出租。

       王正民说,灌装白酒的是对中年夫妻,男主人姓刘。他们在大院里至少租了两间房。

       12月2日凌晨三点,走进前院,右侧厢房一间门外,水流声、玻璃瓶碰撞声、撕开胶布封口的刺啦刺啦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   “赶紧装,今天弄的打包好了,马上送。”屋内一个男子说完,玻璃瓶碰撞声更加频繁。

       约半小时后,房门轻轻地被打开,老刘拿着电筒出门。一阵浓烈的酒味儿,立刻在小院内飘散。

       两个多小时内,房内三人都在不停忙碌。早上6点,房内几人才各自回卧室。

       12月2日到12月7日,这家人几乎天天“上夜班”。很多租户说,能听得出来,他们在尽量把声音降到最低,但隔壁几家住户,还是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   送散酒的河北面包车

       邻居说,老刘夫妻和儿子凌晨灌酒,原料和成品都是别人送来、接走。一辆面包车经常来送成桶的散装白酒。

       12月5日下午,老刘接到一个电话,随即一辆车号为“冀R××103”的五菱面包车驶进胡同,车窗上贴着黑色车膜。

       老刘对四周看了又看,一把拉开面包车侧门,里面露出很多齐膝高的白色塑料桶,里面装满透明液体。

       车上的两个小伙子蹦下来,帮老刘把这些桶提进屋子。记者走近面包车,浓浓的白酒味儿扑鼻。

       见陌生人靠近,老刘和俩小伙子立即停手,拉上车门,紧盯记者。对于靠近过的陌生人,老刘和媳妇总是让邻居家的小女孩“送”上一段路。

       几分钟后,车上的十来个大桶被运进屋子。

       附近小卖部的老板说,桶里装的是散装白酒,满满一桶能装50斤。从河北进货,每斤1.2至1.3元。

       送酒的车三五天来一趟,时间并不固定。

       专收“牛二”空瓶的老板

       12月11日下午,“冀R××103”再次出现,卸下近十桶白酒。这次面包车没离开,老刘上车,一路向北。

       距老刘家约两公里,面包车在芦花路北、一排标号为“A8”的废品收购站停下。

       老刘跟废品站老板商量着,面前是打包好成袋的旧酒瓶。10多分钟后,七八个编织袋被搬上面包车,车返回老刘家。

       废品收购站主人熊先生打开剩余的编织袋,里面鼓鼓囊囊塞满了空酒瓶,几乎都是牛栏山二锅头的旧瓶,剩下的七八袋,两个里装的都是白瓶,其余袋子里装绿瓶。旁边的塑料筐内,躺着半筐牛栏山二锅头的瓶盖。

       熊老板说,每个打包好的袋子都装120个旧瓶,绿瓶的30块钱一袋。“白瓶的分两种,真瓶真标、干净点的80元一袋;脏的、没标牌的40元一袋。”

       他说,白瓶的销量最好,每天几乎是回收多少卖多少。“真瓶真标的合6毛多一个,不用怎么洗,擦干净就能直接用。”

       “直接用”的意思,就是直接灌装白酒,熊先生说,很多老板都专门来“挑酒瓶”,老刘算是一个,专收“牛二”空瓶。

       “我只卖旧酒瓶,至于他们怎么灌,灌什么,和我无关。”熊先生说。

散装白酒变身牛栏山陈酿二锅头散装白酒变身牛栏山陈酿二锅头

13日,狼垡一村附近废品站老板在等固定买家。

       成箱“出炉”的牛二陈酿

       12月11日傍晚,老刘一家和两个小伙子吃饭,他们没有喝自家堆放着的大桶白酒,而是去村里超市买了一瓶二锅头。

       附近小卖部的老板说,老刘曾卖给他一箱“便宜”的白瓶牛二,“一箱12瓶,70元,我单卖12元一瓶。要是从正规酒厂进货,每箱得超过100元。”老板从货架上抽出两瓶“白牛二”说,这是仅剩的两瓶。这两瓶未开封的新酒,商标贴得皱皱巴巴。

       11日晚7点多,大院门前,身穿红衣的老刘媳妇,往面包车上搬成箱的牛栏山陈酿二锅头。“四箱放一排,塞满点,那边货要得多。”一名年轻男子嘱咐。粗略计算,近50箱酒装进面包车。

       7点30分许,冀R××103驶出胡同,驶上南五环。行驶60多公里,海淀区小营西路,面包车在北京市第二十中学对面的一条胡同口停下。中途,面包车停了两次,还有一次刻意掉头反向行驶。

       打开车门,车上两人开始向胡同的一个院子里叫人,院里走出一名瘦高男子,三人一起卸货。

       晚10点,卸完货,冀R××103离开。

       12月13日晚7时许,大兴区工商局执法人员赶到老刘的住所检查。一名工商执法人员表示,这是典型的用散装劣质白酒充当真酒来灌装的作坊。

       销量很大的假酒市场

       12日早7点,瘦高男子骑着三轮车,拉着6箱二锅头,来到清河农贸市场的一处摊位,将这些酒码放在柜台后面的地上。

       “他们家有假酒。”胡同里的一位邻居也在市场里经商,卖其他商品的她,提醒前来买酒的记者。

       但是卖酒的张姓小伙,似乎不太忌讳“假酒”的说法,他从柜台后搬出一箱白牛二,“真的108(元)一箱,便宜的70(元)。”

       在买酒顾客的追问下,张老板承认,“便宜的”就是假酒。他说,这样的假牛二,一天能卖六七十箱,而且他什么酒都有,想要“好酒”,可以提前订货。

       “你要买好的还是不好的?”对于同一品牌、同一包装的牛栏山二锅头,副食大厅内10多家买酒水的商户,总是向懂行的买家这样提问。

       商户们承认,大部分商户都批发假的白瓶牛二。一位商户说,“假酒也是酒,放心,喝不死人。”但这酒具体是用什么勾兑的,他们说不清。

       商贩们说,很多小超市、小卖部都来他们这里批发,出货量很大。“一天能出四五十箱。”一位商户说。

       17日上午,记者在三家不同的店铺买来三箱假酒,店家们均对假酒毫不避讳。这三箱假酒,封条上的20位防伪码、瓶盖上的“牛头”标记、生产日期等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   12月13日,大兴公安分局接到疑似假酒作坊的举报后,派便衣警察先期摸底调查。公安和工商部门突击检查,在该院两套房间内,发现大量酒类灌装设备、瓶贴、瓶盖、合格证和包装袋。

       灌酒漏斗仍是湿的

       13日下午3点,两名便衣进入当事大院。5点,老刘的妻子出现。黄村派出所的民警们进屋突击检查。

       这是个约20平方米的屋子,共三间。北侧卧室里,20箱灌装好并封包的“白牛二”,散乱码放在床边。床的另一边,两个空塑料酒桶已经见底。

       院子里另一套房也是他们的。房间内,两间屋子,一间内可见一台铁制手动压瓶机,还有上千个酒瓶瓶盖。3个麻袋里,约有400个空牛二酒瓶,200多个包装纸箱堆在地上,3个洗瓶刷子悬在门梁上。

       另一间屋子里,除了一台铁制手动灌酒机外,还有18桶散装白酒。窗台上的4个黑色塑料袋,里面是整袋的瓶贴、瓶盖、合格证和包装袋,一个灌酒用的漏斗仍然是湿的。

       “我搞的是假冒的东西”

       “这是你家做的酒吗?”民警问红衣女子。

       “不是,这是我丈夫的朋友放我家的,我什么也不知道。”红衣女子说,这些东西都是前天送来的。

       民警询问中,红衣女子自称叫张金娥(音),福建人,49岁,丈夫叫刘家才,湖北人。“酒都是我丈夫的朋友弄的,跟我们没关系。”张金娥反复说。

       民警询问其丈夫和送酒朋友的电话,张金娥称,没有他们的手机号。

       就在民警入户检查时,守在门外的记者发现,张金娥的丈夫刘家才,经过院门口而未进屋,匆匆走进了附近的小卖店。

       “估计是冲我家来的,我搞的是假冒伪劣的东西。”刘家才站在小卖店内,一遍遍地拨打媳妇已经关机的手机,不时朝胡同口张望。

       几名老乡赶来,老刘对其中一人吼道,“早把货出了多好,非要等晚上,这下全完了,房子里散酒、成品什么都有,被抓了现行。”

       工商将销毁涉假酒

       根据记者和其他居民提供的信息,一位民警分析,灌酒过程是作坊主用简易工具洗完瓶子,再用漏斗将酒灌瓶,然后用手动压盖器封装,贴好瓶贴、装箱,最后用密封胶带封箱,一箱假白酒出炉。

       经民警统计,两套房屋里,共有百年牛栏山二锅头20箱、红星二锅头10箱、牛栏山陈酿(白牛二)20箱、散装白酒18桶、空瓶4袋,空纸箱200多个,未来得及灌装的牛栏山陈酿29箱,涉案金额在2万元左右。

       “如果满了5万元,就算触犯了刑法,但如果不满5万元,我们会移交给工商部门处理。”现场民警介绍。

       晚8点,涉事白酒、生产设备、材料被工商部门的执法人员拉走,大兴区工商局的执法人员表示,他们将依法销毁假冒白酒。

       当日,直到执法人员撤离,老刘都没有再回家。

散装白酒变身牛栏山陈酿二锅头

废品回收站内。成桶的红色酒瓶盖,待价而沽

       揭秘

       假“白牛二”成本不超3元

       市场零售价不超12元一瓶的“白牛二”,常人看来似乎没太大的利润空间,为何还有人冒险作假?熟悉假酒行情的烟酒批发商肖程(化名)说,中低档酒制假成本低,销量大,违法风险系数也相对较小。

       查处狼垡假酒黑作坊时,执法人员表示,此前他们查处过多家制售冒牌白酒的黑作坊,涉案人员交代,他们大多是从河北酿酒作坊买来散装白酒,灌进废酒瓶后打包出售。

       肖程算了一下制假成本:河北低劣散装白酒每斤1.3至1.4元之间;废弃酒瓶每个0.3至0.4元,瓶盖一毛多一个,“加上包装、运输的成本,每瓶(总成本)不超过3元。”

       在记者暗访的一周内,小面包给老刘家送了两次散装白酒,共计约500公斤。如果这些白酒全部灌装成假“白牛二”,能灌1000瓶,近百箱。

       按照清河农贸市场烟酒批发商小张的说法,他们进假“白牛二”每箱50多元,老刘家每周灌装的近百箱白酒,能卖5000多元,利润在2000多元。在批发环节,这样一箱酒售价70元,如果当成真酒卖,单箱批发价格在100至110元之间。

       厂家说法

       防伪术失效 打假遇难题

       记者对比后发现,这些假酒的标志,比如瓶盖的牛头标记、瓶贴颜色,酒箱内的“产品合格证”,均与正品酒无异。

       唯一的区别在于封箱胶带上。

       每箱正品牛二,其封箱胶带上有个20位的防伪码,并标有防伪电话。根据假酒箱上3个不同的20位防伪码,拨打电话查询,结果都是“您所输入的产品号没有登记,谨防假冒”。

       “不是不想管,是真的管不过来,我们没执法权,也没能力管。”12月14日,北京顺鑫农业股份有限公司牛栏山酒厂打假办的工作人员说,近些年,假酒灌装给牛栏山二锅头的品牌造成了恶劣影响。

       打假办人员说,市场上正品牛二的瓶盖,采用了“温变防伪技术”,即加温后,LOGO图案会消失;记者发现,这项技术已被制假者掌握,该灌装作坊的瓶盖,也具备这种技术。

       如果市民单买一两瓶酒,是否有辨别防伪的标志?该人员表示,没办法辨别。

       “一瓶酒就几块钱,不可能每瓶酒都单独弄个高科技防伪标志在上面,考虑成本,瓶身上才没做更先进的防伪技术,不然卖价更高。”

       制假伎俩

       制假配件涉及14种

       在执法部门的查处过程中,院中一名目睹过灌酒全过程、但不愿透露姓名的邻居,为记者当场演示了灌酒造假流程。

       这名邻居介绍,假酒所需的“配件”种类,共涉及14种,分为5个步骤,且环环相扣,一步没做好,都容易露馅。

       “第一步是洗瓶子。”他从房门上方取下一根像毛虫一样的刷子,蘸着水,往酒瓶里捅几下就抽出来,“对灯光一照,里面没有杂质,就可以了,根本就不消毒。”

       第二步,灌酒。他取出一个红色的漏斗,套在空瓶上,再用大酒桶向漏斗中灌酒。“灌到瓶身四分之三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   第三步是贴标。该邻居说,经过长期操作,制假作坊主很熟练,只一下,就把商标贴得很整齐。

       第四步是压瓶盖。只见该邻居将酒瓶搁在手动压盖器之上,脚踩动一个开关,右手摇动压盖器的把手,转了3圈,一个瓶盖就紧紧压在酒瓶上了。

       “最后一步,就是装箱封箱,他们用专门的防伪胶带封箱。”这名邻居表示,一箱12瓶,封装好后,直接转运销售。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茅台故乡的中小白酒企业如何做大做强
下一篇:中国国酒贵州茅台酒